永利c49会员登录 > 永利手机网投网址 >

草編大爺編出三個大學生

  在紅旗河溝附近,時常能見到一位老大爺,用嫩棕葉編織出一個個蝴蝶、蜻蜓、蚱蜢、螳螂、青蛙……栩栩如生的草編小動物讓人愛不釋手。千萬別小瞧這門手藝,老大爺可是靠此手藝供3個孩子讀完了大學。值得一提的是,老大爺是半路轉行自學的草編,30多年來他輾轉全國幾十個城市謀生,如今年紀大了,即使家人勸他休息,他依舊耐不住寂寞,一有空閑就出來做草編賣。

  近日,記者在軌道交通紅旗河溝站1號口外約100多米的位置見到這位老大爺,他身著藍色牛仔外套,手裡拿著嫩棕葉,雙手麻利地編織著一隻蝴蝶,面前挂著不少編織好的蜻蜓、蚱蜢、螳螂等,個個都很生動,路過的行人時不時過來瞧稀奇。

  “爺爺,這個多少錢?”“10塊錢一個!”一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女士上前詢價后買走了一隻蜻蜓,當記者問起是否買回家給小孩玩,該女士回答:“不不不,我自己玩,照顧下老爺爺的生意。”

  送走了客人,老大爺繼續手上的編織活。記者觀察到,老大爺編織完手裡的蝴蝶,又重新拿嫩棕葉開始編蚱蜢,隻見棕葉在他的手上通過折疊、按一定順序纏著,再用剪刀修邊,用針穿一根紅色的線當做眼睛……10分鐘左右的時間,就編出了一隻蚱蜢來。

  “這是手工活,細心有耐心就能學會,不難!”編織完,老大爺和記者聊了起來。他叫張萬裡,今年78歲,2017年和老伴兒一起來重慶帶孫,和兒子一家住在渝北區美達家園,偶爾空閑時便出來編織草編,“出來一天能賣十多個,今天還沒有算,估計也已經賣上十個了。”

  說到如何學會這門手藝的,張大爺一下打開了話匣子。他告訴記者,他的老家在忠縣農村,年輕時主要在忠縣和成都兩地修表維持一家人生計,1990年在成都修表時,在春熙路街邊看到有人在編草編,於是就在一旁邊看邊學,回到家就拿棕葉不斷練習,不斷摸索,也就慢慢學會了。

  “修表是個精細活,零部件都非常小,長年累月眼睛遭不住,學會草編后就干脆以這個謀生。”張大爺說,開始編草編謀生時,他已經四十多歲,因忠縣老家對草編的購買力不夠,於是就前往全國各地的大城市售賣,到過四川、廣東、湖北、湖南、陝西、山西,去一個城市就呆一年。

  千萬別小瞧這門手藝,張大爺在上世紀九十年代,簡單一點的草編動物賣5角錢一個,有的賣1元一個,到如今大部分賣10元一個,復雜一點的會稍微貴點,“除了編現在擺著的這些小動物,我還會編虎,那個編起來就復雜多了,一個就要編一個星期,有人要我才會編,價格自然就要高好幾倍。”

  “這些年沒計算過掙了多少錢,但掙的錢都用來養家糊口,供3個孩子上學了。”張大爺驕傲地說。據張大爺透露,他37歲時才結婚,老伴兒比他小十幾歲,有一兒兩女,都學會了草編。孩子們讀書時放假,還常被他帶著一起編草編,賣了賺學費,現在家裡的孫子孫女玩這些草編都玩膩了。

  張大爺的三個孩子都大學畢業,如今都有很不錯的工作。張大爺的兒子張先生在貴州上班,電話中他告訴記者,小時候母親主要在老家照顧家庭,家裡的經濟來源都靠父親的手藝,他大概10歲時就在父親那裡學會草編,那時還覺得有點好玩,慢慢長大點后才知道父親靠這個手藝就養活了一家人還供他們上學,非常不容易,“現在父親年紀大了,勸過他休息,但他堅持要草編。”張先生無奈地說。

  “我閑著沒事做就心發慌。”張大爺笑著說,老了也要有愛好和事情做,現在孫子孫女主要是他和老伴兒兩人在帶,但有空閑的時間就會出來做草編賣,“之前很多顧客要用手機付款,可我不會弄手機收款碼,還好兒子幫我也弄了一個,看來我也得與時俱進呀。”

  【履職故事】冉慧代表:傳好鄉村振興“接力棒”人民網重慶2月23日電(陳琦、劉敏)今年春節,全國人大代表冉慧在忙碌中度過。作為重慶市酉陽土家族苗族自治縣桃花源街道天山堡村村委會主任,冉惠除了要處理村裡日常工作,還要忙著走訪群眾、開展調研,准備全國兩會相關建議。 作為一名扎根…【詳細】

  劉希婭代表:聚焦基礎教育 鼓勵學生個性化發展今年全國兩會即將召開,劉希婭准備提出的9條建議中8條都聚焦基礎教育話題。…【詳細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