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利c49会员登录 > 永利c49会员登录 >

【你笑起來真好看】怒江大峽谷的“草果溜索”

  在怒江大峽谷,有一種刻骨銘心的記憶叫溜索。回憶起孩童時代挂著溜索從浪尖上劃過的艱險,37歲的傈僳族漢子、馬吉米村橋馬嘎村民小組長普友博不由眼圈一紅。可最近,他卻逢人就說村裡即將拉通一條新溜索,還高興地給它取了個名字——“草果溜索”。

  仲夏,汛期,橋馬嘎村前奔涌的江水像脫缰的野馬,一往無前。村口兩根溜索,一去一回,牽起了兩岸聳立的大山。村民們或以皮帶系腰間,或以方筐載貨物,借傾斜之勢滑越至彼岸。過去很長一段時期,這是過江的唯一途徑。

  “小學一到四年級,都是父母帶著溜。每到雨季,江水上漲,媽媽總是很緊張,把我緊緊摟在懷裡……”普友博記憶中的“溜索故事”很多,“30多年前,此馬葉大哥的母親抱著女兒從岸邊溜索時摔下來,孩子幸運地沒有受傷,但母親摔斷了骨頭,落下一身病。”

  為解決怒江群眾“過江難”“行路難”問題,近年來,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廣泛實施了“溜索改橋”工程,一座座“幸福橋”“連心橋”跨江而立,徹底結束了群眾溜索出行的歷史。橋馬嘎幾代人夢寐以求的“橋梁夢”,也於2018年12月30日得以實現。在定點幫扶單位雲南日報報業集團和有關部門的積極協調幫扶下,長130米、荷載15噸、總投資508萬余元的“喬馬橋”如彩虹般飛躍大江,連接起了橋馬嘎村的東西兩岸。

  大橋竣工那一天,村民們敲鑼打鼓,眼含熱淚。有人從村口到喬馬橋走了好多個來回﹔有人專門到喬馬橋前拍照,把照片挂在家中最顯眼的位置。

  喬馬橋取代溜索,承載起村民出行、求學、外出務工、就醫的新希望。最讓普友博難忘的是,2019年,村民余麗萍大姐突發腦梗,幸虧有了新橋,沒有耽誤治療時間,“撿回了一條命”。

  作為歷史的印跡,挂在村口的溜索,在風吹雨淋中逐漸廢棄,成為見証橋馬嘎變遷的“活化石”,逐漸淡出了村民的生活。

  最近,溜索又一次成為村民們熱議的話題。村干部告訴記者,喬馬橋的竣工,不僅改變了村民的出行方式,更打通了長期制約產業發展的關鍵瓶頸,通過大力發展,目前橋馬嘎村民小組種植草果5000多畝,佔馬吉米村10個村民小組草果種植面積的近一半。但是,運輸卻是個難題。草果喜陰愛水,在深山密林裡長得最好。出山的道路坡陡、溝深,收獲時節必須請人幫著運輸。

  村民余發生從2011年起便開始種植草果,到今年種植規模已達到170畝。但他家離山腳最近的草果地也有3小時路程。余發生算了一筆賬:“目前挂果的能採摘到140袋左右鮮草果,每袋平均45公斤,但每袋鮮果平均就要70元的運輸成本。”

  “去年就和家人商量修一條索道來運草果,但因投入太大放棄了。沒想到,今年雲報集團要給橋馬嘎修7條索道!”對於余發生來說,這真是一份驚喜。“有了草果溜索,每袋至少能省30元的運費。一年差不多可以節約成本三四千元。”余發生說。

  6月16日至17日,在定點幫扶單位的幫扶下,駐村工作隊員和村民們齊心協力,在距喬馬橋不遠處,拉起了橋馬嘎的第一條產業溜索。

  據了解,7條“草果溜索”全部建成后,可以惠及橋馬嘎全村26戶村民,一年下來預計增收20多萬元。雲報集團駐村扶貧工作隊隊長何曉帆介紹,今年將幫扶馬吉米修建總長約4.5萬米的產業溜索,預計共30條,將覆蓋10個村民小組的1萬多畝草果林地。

  怒江州是全國“三區三州”深度貧困地區的典型代表。在黨中央、國務院和省委、省政府的關懷重視下,怒江州全面打響脫貧攻堅戰,經濟社會發展日新月異,人民生活水平蒸蒸日上,實現了一步千年的歷史性跨越。

  6月19日,怒江州全州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全部實現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目標,貧困村達到退出標准,可以如期實現脫貧摘帽。

  截至2020年5月,包括橋馬嘎在內,馬吉米全村169戶建檔立卡貧困戶也全部達到脫貧標准,貧困發生率實現清零目標。

  “鞏固脫貧攻堅成果,接續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,關鍵要把草果、石斛等產業發展好,讓老百姓錢包鼓起來。”福貢縣駐村扶貧工作隊總隊長李陶認為,打通草果“出山”之路,將有效帶動草果產業提質增效,進一步激發群眾增收致富的內生動力。

  “第一條產業溜索原計劃要用4天時間修好,沒想到兩天就修成了。多虧村民們和駐村工作隊員齊心協力。”普友博高興地說,如今產業發展了,基礎設施改善了,大家增收致富的決心和干勁更足了。

  “怒江每天都有新變化。”在馬吉米,記者看到村民告別出行溜索,迎來產業溜索。一減一加,講述著怒江各族群眾脫貧攻堅的生動故事。

  行走在馬吉米,山腰溝箐,草果飄香、石斛花開﹔怒江邊,紅頂白牆鋼混民居依山而建、錯落有致﹔集鎮旁,易地扶貧搬遷點,一排排嶄新樓房掩映在青山綠水間……

  橋馬嘎第一條產業溜索建成后的那天,普友博向記者提出一個請求:為修建溜索的村民、駐村工作隊隊員合張影。“我們要把照片沖洗出來,挂在即將建設的村組黨群活動室裡,記錄歷史,激勵后人。”普友博說。(趙祖樂)